看黄片软件下载

   其实,因为处于对历史发展的理解,留里克是很欣赏来源自斯拉夫民族的“木刻楞”式建筑。双层木墙,中间有泥土、苔藓做的夹层。木墙本身的御寒能力有限,然夹层里的那些填充物,尤其是干燥后的苔藓,它们就是天然保温层材料!再加上传统壁炉,“木刻楞”可以保持着内部的温暖,哪怕户外已经是零下三十度的恐怖低温!

   仅就御寒能力而言,留里克不觉得自己部族的长屋,真的比“木刻楞”更优秀。尤其是自己出生的家,它还是大首领的住宅呢,却连一个烟囱都没有!每个冬季,家里都会点燃一个火盆,自己并没有一氧化碳中毒,恰是因为哪怕是首领的家,也是孔洞百出!

   留里克觉得,要保证部族的强大,首先必须保住部族的人口的可持续增长。

   人口增长的法则无外乎三种办法。

   多生、少死,以及移民。

   所谓的奴隶、仆人都是属于移民范畴。至于多生,留里克觉得,只要保证部族的普通家庭有足够的财力维持生活,他们就不会狠心的为了有限的资源投资儿子,再去恶意抛弃女儿。

   至于少死人。在这个一场小病就能要人命的时代,留里克相信只要族人能广泛使用肥皂来清洁,无论大人小孩,很大程度就减少了生病几率。可生病的原因,一个重大因素就是身体素质差。

   倘若居民的家总是从各个缝隙灌进可怕的冷风,居民身体变得虚弱,普通病毒也就能击败人体的免疫防御。

   当然,和族人们说这些生病机理的事,他们一定不懂的!可能这就是自己最大的悲哀吧!所谓真理摆在这里,奈何他们无法理解。

   那就学习诺夫哥罗德人,建设起更温暖、更舒服的新式长屋。

   保证住房的舒适,保证食物的稳定供应,再加上因肥皂带来的“卫生革新”。留里克了解,曾经每个冬季都会有贫穷的族人冻死,或是死于冬季的疾病。到了新的冬季,恐怕情况不会更糟糕吧!

   留里克已经向着莉莉娅说明自己的态度,那就是竭力撺掇卡威,要求部族最有地位的铁匠,带领其他的铁匠,各自建设一个诺夫哥罗德白树庄园长家的优质新木屋。

   长发清纯美女樱花树下唯美写真

   “莉莉娅!”留里克真诚看着女孩的眼睛:“你就告诉你的丈夫,建设一些你记忆力的故乡的房子,告诉他只有这样你才不会过于怀念故乡。”

   莉莉娅当即觉得留里克的决定很不错,她还觉得自己需要一个盖新房的理由,现在,留里克帮自己把理由找好了。

   “莉莉娅,今晚就是你们的婚礼。根据我们的传统,你是知道的。”留里克最后嘟囔道。

   “是!我都知道。我现在还是一个孩子,过了晚上的仪式,明天我就是一个女人。”

   留里克深深点点头:“你的丈夫是我信赖的铁匠。你一定会在罗斯堡住上酷似你故乡的新房子,而你,一定要给卡威多生几个儿子。因为我需要更多的铁匠,仅仅一个卡姆涅还不够。”

   被迫一句话也不说的卡姆涅,到现在他终于憋不住了!他大胆问:“主人,难道,我还不能让你满意吗?”

   “你?!”留里克的小手搭在卡姆涅极度瘦弱几乎只有骨头的肩膀:“孩子,我对铁的需求是永无止境的。你记住,你在克拉瓦森手下当学徒,当你长大后,你的身边会有更多的孩子跟随你学习打铁。听着,你必须证明你自己对我是有用的!否则,我就用我的靴子踢你的屁股!”

   听得,卡姆涅憨厚的笑了。

   同时,看着完整压制、仍旧发热的基本冷却的新玻璃杯,奥托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叫,宣泄自己的惊叹。

   因为克拉瓦森的作为,已经彻底颠覆了他曾有的认知。

   所谓百闻不如一见,这一次奥托算是明白被商人们奉若圭臬的“水晶杯”,竟是由最普通的沙石做造。

   这是一个奇迹,也不是一个奇迹。

   奥托的眼神下意识瞥一眼正和男仆、那个嫁给铁匠的女孩,以诺夫哥罗德人语言谈笑风生的儿子。

   “想不到,你这个臭小子,和见过的所有人都能聊得开?你还有更多新奇的发明吗?”

   心中的惊喜与疑问奥托暂且不提。

   他知道那些“水晶杯”的意义。所谓玻璃杯和水晶杯又有什么区别呢?卖给富裕的人自然能收割不菲的财富,却也仅此而已了。

   最广大的穷人,他们买不了这种精美的货色。就是一名勇士,曾几何时他们也不能买到一把做工精湛的剑。

   现在,克拉瓦森父子仍在打造可以斩断普通铁剑的钢剑!部族的铁匠们,至少给本族的勇士提供了变得更强的可能性。

   奥托能够估计到,儿子对待仆人好,一来可能这孩子天生就是一个心性仁慈的人,二来,他可能更加的务实。

   参观儿子赐予仆人们的房屋,正是奥托渴望的。

   留里克把那些铭牌揣入自己的麻布口袋,他的心情不错,踏步的姿势也更为豪迈。

   奥托的步伐则尽显深层与沧桑,当然这个老家伙只要在部族里闲逛,收获的就是一声声热情的招呼。

   可在这条“视察之路”,奥托注意到了不少陌生的面孔。

   具体而言是一些陌生女人的面孔。

   她们穿着简单的麻布衣服,扎着本族人的发饰,她们的脸上看不到愉悦之情,仿佛自己率部凯旋与之毫无关系。

   一番思考,奥托想明白了事情。

   那些女人,都是俘虏,是侄儿带队的大军从哥特兰岛掠来的人。

   反之那些嫁过来的诺夫哥罗德女人,先前嫁来的都是妥妥的大肚婆,新来的也对未来充满期待。诺夫哥罗德的女人们没有恐惧更没有抱怨,对于她们,无论嫁给谁,日子都是照常的过,罗斯堡和诺夫哥罗德的太阳也都一样,太阳照常升起。

   倒是诺夫哥罗德那些身份地位比较高的人,他们的房子一直是奥托有所感触的。

   现在可巧了,他紧跟在儿子自信的身子后,就在家不远的地方,看清了两座已经建成的特殊长屋。

   “哦!留里克!是谁为你建设了这样的房子?!”见得长屋的一瞬间,奥托就双手扶着脑袋,揪住自己发白的头发。

   留里克优雅而自信地转身,那后脑马尾也划过一道金色的闪光。

   他张开双臂,眼神写满了骄傲:“爸爸,这就是我的杰作。就是我招募部族的木工,按照我的要求造的。”

   “是吗?看起来,和我在诺夫哥罗德见到的,简直……”

   “怎么样?”

   “一模一样。”

   留里克耸耸肩,“那就跟我走吧。但愿我的仆人们已经起床。”

   “呵呵,她们要是慵懒呢?也许我会代替你,用我的靴子去踢她们的屁股。”

   留里克听得想笑,他这便解释:“不用担心。”他边走边说:“我觉得所有的女祭司里,帕尔拉并不是贤德的,她唯有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。这个女人在为我办事,我已经安排她照顾、训练我的新仆人。”

   奥托听得很新鲜,转念一想,那些从诺夫哥罗德捞来的小女孩,想让她们瞬间适应罗斯人的生活恐怕有些困难。何况儿子最热衷的明明是和他那一百五十个伙计,搞些军事化的操练。

   的确需要有一个聪明的女人,教会那些小女仆一些事情。

   奥托所想,帕尔拉正是这么做的。

   很快,留里克已经看到有两个小女孩,她们仍旧穿着简单的灰褐色的麻布长衫,这番合力拎着一个小木桶费劲行走,同时还要避免水溅出来。她们的动作有点笨拙,却也展示着自身的可爱。

   她们脚上踏着的简易皮鞋,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 是仆人们!

   留里克的脸上瞬间洋溢起幸福的笑容,因为仅此一瞥,他完注意到了,那些孩子穿着虽是简陋,整个人早已经脱胎换骨。

   帕尔拉绝对针对她们做了一些事。

   “爸爸,那两个女孩,就是我的仆人。”留里克手指着说。

   “我都看到了。”奥托微微皱眉,“可她们本不是这样的。她们……”

   “怎么了?”

   “变得干净了许多。”

   “那当然。”留里克下意识掐起腰,“我发明肥皂,就是为了让我们部族的孩子们,都变得干净。尤其是我的仆人,脏兮兮的可是对我的侮辱。”

   “嘿嘿,你是这样想的吗?她们现在去哪里了?你应该走过去叫住她们。”

   留里克估计到她们已经开始了以肥皂工人的新身份,在帕尔拉的指导下开始新的生活。做肥皂嘛,自然少不了水。因为她们,帕尔拉的工作必定变得轻松许多。

   “她们去了我的肥皂作坊。”留里克轻轻一甩脖子,“跟我走吧。现在那些祭司们不愿意做肥皂,这种挣钱的工作我只能雇人来做。爸爸,你给我的仆人非常及时。我会让她们变得合格的肥皂制作工匠,为我争取大把的银币。”

   “你……”奥托不禁揪住自己的呼吸,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,可不是称赞儿子的这番话。

   自己精心给他挑选的,都是白树庄园有潜力的姑娘,倘若她们健康长大,都将是漂亮的女子。

   而儿子,只打算把她们训练成女工?不想做些别的?

   啊,也许只是因为儿子区区八岁,总是有着神迹般的智慧,依旧是个小男孩。

   做肥皂的作坊,持续不断冒出袅袅青烟。

   距离那作坊不远,奥托就嗅到了刺鼻的气味。那是油脂被灼烧的气息,可这气息并非恶臭。习惯吃烤肉的奥托甚至被勾出的食欲,他的脑海里瞬间想到了在火苗上被烤的滋滋冒油的鱼,就是气味有些冲鼻子。

   已经有不少女孩在进进出出了。

   她们有的拎木桶,有的抱木炭。一大群小女孩穿着类似的粗糙且脏兮兮的衣服,穿着一样的鞋子,甚至被梳理成完相同的棕黄色头发辫。

   她们的小脸却显得非常干净,综合情况来看,所有女孩的形象都有了很大的变化。

   “爸爸,是我的仆人们。”留里克欣喜道。

   “是吗?我都快认不出了。走吧,让我去好好瞧瞧。”

   留里克来了,身边还跟着一个魁梧的老男人,另有一个将巨大环装饮食戴在胸前的穿着朴素且优雅的少女。

   那些小姑娘,对来者三人可谓之记忆犹新。

   魁梧的老男人,孩子们无法忽略此人的老脸,因为,这个家伙就是罗斯人的大首领,是故乡庄园长都要磕头如捣蒜的最高贵的人。

   那个比自己高一些的男孩,就是自己的主人。

   忙碌的孩子们无法忽略他们,加上天然的敬畏,她们一个个扔下手头的工作,齐刷刷涌入忙碌的作坊内。

   异常的举动吓得熬油的帕尔拉大呼不解,奈何她还不能听得出姑娘们以斯拉夫语的叽叽喳喳。

   帕尔拉油腻的双手突击蹭蹭两下肥皂,再在水桶里一涮,慌忙走到作坊门口,正好与大首领打了个照面。

   她急忙勾下头,以谦卑的姿态面对尊贵的首领。

   这个谦卑的女人仍是祭司,可她和那些喝醉酒的蠢货们完不同。她的谦恭令奥托非常高兴。

   一番短暂的寒暄,奥托亲眼看到了肥皂制造的具体情况。造肥皂本身不是困难的事,麻烦在于整个过程总是与油腻、肮脏相伴。普通的族人不屑于进行这些劳作,奥托觉得,他们宁可花钱去购买成品,即便要付出非常高昂的金钱。

   奥托却是从儿子的描述里,很早就知道了肥皂是怎样制作的。

   他所了解的,既然祭司们撂挑子不干了,罗斯部族制作肥皂这种高级清洗工具的手艺,就完被自己儿子所垄断。她帕尔拉被排挤了,可谓第一个完听命于儿子安排的女祭司。

   想到这个,奥托的眼神不得不再看看露米娅,这个被自己千里迢迢掳来的奇迹女孩。

   一个养鹿人能变成大祭司吗?

   确实,祖先没有规定部族的大祭司必须源自本族。既然维利亚是支持露米娅的,那就试试吧。

   “帕尔拉!”站在户外的留里克命令:“你把躲在屋里的孩子,都给我赶出来。她们难道厌恶我吗?”

   帕尔拉即刻慌忙解释,言语中不乏对她们的赞誉:“留里克,她们吃过了肉干就开始工作。她们也许,是……害怕大首领。”

   “我?我是可怕的人。”奥托觉得有所委屈,他晃晃脑袋:“也好,我的儿子才是她们的主人。我就坐在一边休息。”

   说罢,奥托面对儿子使劲一眨眼间,带着微笑就走开了。